蛆虫。

不要跟一条蛆虫说,
你应该自己有尊严,
应该理想远大应该展翅高飞。
蛆虫最好的活法,
就是老老实实,
埋着头把整个身子藏在粪堆里爬来爬去,
这就是它们的生存之道。

停顿。

下午在曲师大踢完球,搭公交车回家。车上很多穿着校服的中学生,男女同学都是认识的,拥在一起,小声说话。他们身上存在着令人熟悉的味道和眼神。属于我们的那个年代已完全过去,我们现恐怕正在另一个年代里。同龄朋友纷纷投入工作,经商、教师、金融、旅行社、自由职业…而每个人梦想中的工作,或梦中之城,都存在着自己不可对别人倾诉的难题。遇见穿着校服的学生,你甚至羡慕他们所拥有的那种蓬勃。

总之,我们做着和几年前截然不相同的事。我知道我们都还年轻,都有准确无误的、不可知的目的地。有时看去,我们仿佛走在相反的轨道上。时间很沉重,难倒感伤的理想主义者。时间很沉重,如同一场暴雨,洗刷城市每个角落,企图洗礼你,也许那曾经也是令你幡然醒悟的经历,而后江流入海,趋于平静。而它则永远遥远,不为所动,完好无缺。

想起拜伦的诗句,得知自己不再是个孩子,是我生命中最沉重的感受之一。

世有繁花(第三季)。

在拍摄植物方面一直没有太多灵感,看到网上的照片也大都平淡无奇。
只能自己慢慢摸索。
到银河公园拍了几张。
每张都是不同的风格。
希望能慢慢进步。